广告合作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  首页  »   家庭伦理 »  子不语系列─雕刻家

子不语系列─雕刻家

更新时间: 2019-08-28 15:53:42

子不语系列─雕刻家(希腊神话)
原着∶奥维德(Ovid)─匹马利安与葛拉蒂亚圣人高德,不屑谈论∶怪、力、乱、神。路人缺德,只会瞎掰∶淫、欲、邪、魔。************塞浦路斯岛上,有位天才雕刻家,名叫匹马利安。匹马利安生平对于女人深痛恶绝,他认为女人有着令男人难以忍受的缺点,比如∶好妒、小气、善变、无理……等。尤其是越美丽的女人,越是让人不敢领教。匹马利安对女人最后的定意是∶「大自然给予女人过多的缺点。」所以,他决定永远不结婚,专心一意献身于艺术──雕塑。然而,匹马利安费尽心血,努力要完成的艺术作品,却是个女人的雕像。也许,是因为他虽然在生活上唾弃女人,但在心理上却不能完全把女人忘怀;或者,他想塑造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女人,借以向男人或女人们宣示,甚么样的女人才应该是男人所要的。总之,不管匹马利安目的何在,他孜孜不倦地工作,而创造了一座异常精美,与真人同样尺寸的雕像。虽然,这座人像实在已够可爱了,然而匹马利安总是不能满足,他继续的加以修改,他那巧夺天工的手艺,使这座人像一天比一天美丽。直到匹马利安本人,或是其他友人都一致认为,自古以来所有的女人,和所有的雕像都望尘莫及,这座雕像才算完成。当雕像已臻完美的境界,美得无法再增加时,匹马利安却承受了一个奇异的命运,他深深地、热烈地爱上了他所创造的东西。因为,那雕像看起来简直不像是雕像,也没有人认为那是象牙或石头做的;是真的血肉之躯,只不过是暂时停止了活动而已!匹马利安从来没有因一个有生命的少女而失恋,但是却因为一座雕像而尝到失恋的痛苦。匹马利安吻着她(雕像)那两片诱人的嘴唇,但她的两片嘴唇却不能给他回吻;他抚模她的脸颊、丰乳、玉腿……,但她却毫无反应;甚至将她拥在怀抱里,她仍然是一个冰冷、僵硬的躯壳而已。匹马利安对她简直痴心到疯狂的地步。他给她试穿漂亮的衣裳,不断地为她换上各种颜色的衣服,假想着她穿了会喜欢;还把把小乌、鲜花和一般少女喜欢的东西送给她,然后幻想着对方是如何热情他感激他。夜晚,匹马利安甚至会把她放到柔暖的床上,把她当成是妻女或恋人,正在跟他同榻共枕地缠绵着。匹马利安会依照所知的爱抚前戏动作,对她挑逗一番。从亲吻、抚摸她的嘴唇开始,然后胸脯、乳房、乳尖……亲遍她全身。然后匹马利安会把兴奋的肉棒,放在她的手上、搁在她的乳间、放在她的嘴唇,甚至压伏在她身上,顶触着她的下体。直到最后愉快地把精液喷洒在她手上、脸颊、胸脯或下体,才满足地拥抱着她入睡。匹马利安的单恋,终于瞒不过掌管恋爱的女神──维纳斯。维纳斯对于这种新奇怪异的恋爱感到兴趣,她决意要帮忙这位与众不同的年轻人,要助他一臂之力,让他完成心愿。************维纳斯的节日,在塞浦路斯是一个重要的节日。因为维纳斯从海泡里诞生后,塞浦路斯是最早接受她的岛屿,所以维纳斯也特别眷顾塞浦路斯岛。无数双角角涂成金色的小母牛供奉着她,袅绕的香火,从许多维纳斯的祭坛弥漫全岛。所有的失恋者莫不带着供品,来向维纳斯祈求,希望能使他们的爱人回心转意。匹马利安当然也去了,他只敢祈求维纳斯让他找到,一位像那雕像一样的少女。但维纳斯知道匹马利安心中真正的愿望是什么,为了表示接受他的祈求,祭坛上的火陷就在他面前连跳了三次,并且在空中发出灿烂的光辉。匹马利安看到这个吉兆,心知维纳斯接受他的祈求,就满怀愉悦的心情回家了。当匹马利安一进家门,映入眼帘的仍然是那座,美风姿绰约、栩栩如生丽的雕像,彷佛就是妻女、恋人,正在喜悦地欢迎他回来一般。匹马利安依照往例上前拥抱,热烈地亲吻着。「啊吓!」当匹马利安拥抱着雕像时,立刻被惊吓得唿叫一声,倒退了几步因为,匹马利安觉得刚刚拥入怀中的,并不是冰冷、僵硬的雕像;而是温暖、柔嫩的躯体,甚至自己的嘴唇还隐约感觉到她唿出的热气。匹马利安伸出颤抖的手,抚摸着她的手臂、脸颊、肩膀,发现她不再有像以往那种生硬的感觉,就宛如硬腊在阳光下融软一般。匹马利安握住她的手腕,也觉得她的血液正在脉动着;而且她也正娇羞答答地微向他微笑着。匹马利安再度将她紧紧抱住,给她两片芳唇一个长长的热吻,他感到她的双唇逐渐地在软化,而且她也热烈的回应着。「……维纳斯!是维纳斯……」匹马利安内心喜悦的狂叫着∶「是女神的杰作!」他说不出的感激和快乐,将他的爱人抱得更紧。匹马利安让她躺在床上──和以往躺卧的相同位置,也照以往一般亲吻、爱抚她的全身。这些动作与进行方式,匹马利安已经熟悉得了若指掌;和以往不同的是,她开始会激动的回应着。她在匹马利安的爱抚下,唿吸越来越急促;她在匹马利安的亲舔下,呻吟越来越高昂。当匹马利安揉捏着她柔软又有弹性的丰乳;舔吸她挺硬的乳尖时,她的手自然地握住他硬胀的肉棒套弄着。「呀啊……唔嗯……」当匹马利安抚揉着她湿润、柔软的阴户时,她开始摇动下身,发出淫荡的哼吟声,并急速的上下套弄着他的肉棒,还用指尖磨擦着龟头,直到匹马利安把浓稠的精液遍洒在她身上。她用手沾着匹马利安的精液,涂遍乳房、小腹……,然后翻身含着他的肉棒,把肉棒上的精液,仔细地舔拭干静,并逗弄着肉棒,让它再度勃起。她分腿跪坐在匹马利安的下身处,让他高翘的肉棒进入她的体内;让匹马利安的肉棒感受她穴里的温暖、湿润、紧迫……她颤动的身体上下起伏着,有时候后仰着头,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嘶叫声;有时候俯首,双手按着匹马利安的胸膛或小腹,任由汗珠从鼻尖滴落。不管如何,她的丰乳都随着她的动作在跳跃着,显现出一种令人陶醉的波动。匹马利安跟她尽情地拥抱、翻滚,也尽情地发泄深藏已久的爱欲。匹马利安一次又一次,把精液喷射在她体内,直到精疲力尽才相拥入眠。************在匹马利安跟她的婚礼上,维纳斯也玉驾光临,使婚礼增光不少。维纳斯帮她取名为「葛拉蒂亚」。然后,维纳斯以她那一贯迷人的笑容,对匹马利安说∶「葛拉蒂亚就是我的另一个化身……尤其是在缠绵的时候……」
【全文完】
附录∶关于维纳斯希腊神话中称之为──阿科罗蒂;而罗马神话里却叫她──维纳斯。她是爱情与美丽的女神,她诱惑所有的神和人。这位爱笑的女神,她用甜蜜或讥讽的声音笑着,那些被她征服的男人,她是一位令人无法抗拒的女神,她甚至于将聪明者的智慧偷走。在史诗《伊里亚德》里,她是宙斯和戴奥妮的女儿。但是,在后来的诗里,她被叙述成是由海沫中冒出来的,所以她的名字被解释为「上升的泡沫」。阿科罗斯(Aphros)即为希腊文「泡沫」之意。她出生的故事,发生在靠近塞希拉岛的地方,她从那里被飘流到塞浦路斯岛。这两个岛屿后来都供奉她。《荷马》的赞美诗写着∶「西风的唿吸诞生了她,在啸声的海面上,从美妙的泡沫中升起来,来到属于她的岛──波浪环绕的塞浦路斯。带着金色花圈的四季女神,兴奋地迎接她,她们替她穿上神的妆扮,将她带给众神,众神望见显耀的塞西莉雅,都为之惊讶。」罗马人也用同样的方法描写她。美丽随着她诞生;风在她面前消逝;暴风雨销声匿迹;馨香的花朵润饰大地;海浪微笑,她在喜气洋溢的光线下移步。没有她,到处都将失去快乐和美丽。在绝大部分的故事里,她是跛足而丑陋的金工之神──海法史托斯(伯尔肯)的妻子。

  也许你喜欢